切换到宽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秦会馆

爆料、咨询:18909006163
广告、合作:13990030637
查看: 2748|回复: 0

[法律讲坛] 河北宽城占地成风黑恶当道 冤魂无处安身

[复制链接]
     

96

主题

96

帖子

0

听众

盐场学徒

Rank: 4Rank: 4

积分
710
威望
96 点
铜板
422 枚
西秦金币
0 个
鲜花
0 朵
鸡蛋
0 个

在线时间
127 小时
注册时间
2017-3-12
发表于 2017-4-9 18:28: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纪委、河北省纪委、承德市纪委:

    尊敬的中央媒体记者:

    本人叫蒋少芳,家住河北省宽城满族自治县宽城镇西街村,是河北省宽城满族自治县教育系统退休干部,曾任教师、宽城满族自治县县直幼儿园园长。现向您反映河北省宽城县基层政府的不作为、乱作为,致使河北宽城土地大量流失,百姓土地被占的惨剧屡屡上演。在此,本人愿负法律与道德之责,公开恳请纪检监察领导与中央媒体记者到河北宽城实地调查,将宽城地方的种种乱象和腐败公知于中央领导和全国人民!

   

    [图一:蒋少芳家的祖坟被强行霸占]

    坟地被占无人问

    从自家宅基地和自留地被相继侵占,到我所在的村庄宽城镇西街村2200多亩土地被非法倒卖,再到我父母的坟地被侵占,这就是我几十年所看的宽城高速发展的真相。

    先说我父母坟地被占一事。2017年4月6日,女儿告诉我看到我父母坟地边上有人搬石头垒墙。4月7日,女儿说西街村村民印东海在我父母坟地东边垒墙,不到十几平米的刀把形坟地已被他占了近一半。因我耳聋多年,当时我就让女儿就和他们理论,但他们始终不理睬。

    万般无奈之下,我只得让女儿先后给国土局长王继全、副局长董新志去电,得到的答复是:“坟地,国土局管不着……”,给出的答案是让找城建部门。

    城建部门显然不管坟地的事情。

    我们只能求助县农工委。接电话的王主任说:“当下应该马上制止,但我们没有执法权,这事你找找宽城镇……”

    千呼万唤,土地局城关所来了一位姓刘的干部,没想到他到了现场并没有制止,反而说“不就是垒墙吗?你们这是土地纠纷,找找村里……”乐呵呵地就往回走。

    看着干部的态度,印东海更加猖狂,更加嚣张,“明年坟地你也不用来了,哪天我找个车把这都推平了……”极尽野兽之能。

    期间,我赶到国土局,办公室的人说王继全县里开会,又去找董新志,他们说董新志“下乡了”。

    我又让女儿给董新志去电,董局长说“我们没有执法权,打听打听那坟主是谁,找找城建,都在规划区内,找找民政……。”

    看着各部门相互推诿,互踢皮球。我们欲哭无泪。

    我家是土生土长的西街村人,1989年4月,母亲去世,因自家两亩多口粮地被村干部于海祥霸占转卖,只得另找坟地,当时以100元的高价购买了十几平米的坟地。1991年父亲病故后,与母亲合葬。当时于海祥就鼓动印东海,将坟地铲平,为此我们上诉到县国土局。事情亦不了了之。

    2009年西街村的土地先后被卖,我父母坟地东(其中含我父母坟地的一部分)则被卖给一家冶金公司的官员做墓地,该官员买地后即展开了栽树、垒墙、垫土、布风水、大修阴宅一系列行为,直接堵塞了前山泄水道,使我父母的坟成为蓄水地。

    人不能干利己损人之事,更不能干害人之事。

    国土腐败十宗罪

    实际上,就当地国土腐败的问题,我本人已多年上访,但直到今天,我所反映的问题,当地无一人过问,甚至还打击报复,联合造假,除了很多次把我抓进去,极尽禽兽之能外,毫无作为。仅从国土资源局一个部门的情况来看,三任局长违法乱纪胡作非为,贪赃卖法执法害民,截止目前已经为我家造成300多万重大经济损失、人身伤害及严重的精神伤害政治迫害,其长达十数年的渎职侵权罪行置我4代人于死地。

    今天,本人冒天下之大不韪,泣血控诉宽城县国土资源局国土腐败、渎职侵权10宗恶案。希望能得到领导和记者的关注,并派人彻查宽城县国土腐败问题。控诉如下:

    一、蒋少芳自家大排水道(2米宽15.65米长),被恶邻张满霸占后,又与张振喜(外籍户)分割、堵塞。宽城县国土资源局一直不作为且胡作非为。

    项志国在县法院多次作伪证。2003年项志国为张满父子骗批的3件建设许可证,为张满伪造的老宅土地使用证,为张振喜变造的宅基地土地使用证,计5份骗批伪造的国家机关公文证件,共同侵占了我家大排水道、教师特批宅基地和自留地。致使32年大排水道排除障碍官司屡诉屡败。项志国伪造国家机关公文证件,变造土地使用证(张满老宅、张振喜药材公司家属院处宅院),在宽城县法院、市中级法院作伪证,造成32年大排水道官司权属不归。我自家大排水道被渎职侵权、侵害堵塞32年,人为水害,水冲水淹 ,墙倒房塌三次,32年我家前后宅院成了污水库。

   

    [图二:因地方政府不作为、恶势力横行,蒋少芳住房被迫停工停建32年,图为10年前第二次建房仍被停工停建至今]

    二、蒋少芳特批教师宅基地被渎职造假侵权32年,直接经济损失300多万。

    1985年蒋少芳教师特批宅基地合法有效,我家在宅基地建房施工遭张满、张振喜两家团伙十几人暴力干扰破坏,在宅基地上挖深沟,堵塞我宅基地大排水道,官道口堵巨石限制行车运料,两家男女十几人恶打恶拼恶斗,从此被迫停工停建32年。

    2007年,宽城县国土局再次审查蒋少芳特批宅基地申请书,再次确认合法有效,准予施工建筑。并于2007年9月10日给宽城县法院开具公函以作公证。但施工期多次遭张满、张振喜团伙殴打,暴力破坏合法施工,致使二人轻伤害(蒋少芳、张志和),建房停工停建又已10年了!

    2008年7月25日,项志国、王继全、任玉成三局长擅自将蒋少芳特批宅基地、自家大排水道枉法分割给张振喜、张满。因此渎职侵权直接干扰县法院公正执法判决。而且欺骗副县长富国强带着县公安局、县政府、县教委、宽城镇等十几个机关单位追踪到我家,强迫我接受三局长胡作非为的处理。以后因我依法维权上诉、上访,被追捕关押,政治迫害直至现在。

    时任县国土局信仿副局长的王继全执法害民胡作非为,他们以《信仿意见》冲击我特批宅基地宽城县政府批件,这不是胡作非为、执法害民是什么?而且以“信仿意见”否定宽城县国土资源局2007年9月10日大局会议决定再次审查蒋少芳特批宅基地合法有效。

    王继全、项志国渎职侵权胡作非为执法害民,唆使鼓动张满、张振喜两家暴徒野蛮暴力破坏我合法施工。

    外籍户张振喜一个农业人口非法落户西街村,非法得7处房地产。就在2007年,张振喜无证拆4间盖10间,堵塞大排水道Z形三段,侵占四邻。侵占蒋少芳特批宅基地和自家大排水道,造成前期工程水淹水泡水冲10年,地基下沉,楼体塌陷,墙体断裂,积水浸到四面墙上,工程彻底报废,直接经济损失300多万,历时32年!遭张满、张振喜团伙十数次殴斗,32年建不成特批教师自己的安居,32年在父母地震毁损的危房里栖身,且32年又年年遭水冲水淹,朝不保夕。司法腐败演变成政治迫害,项志国、王继全、任玉成死心塌地欺害我4代人,置我于死地。这是真实的夺命国土腐败,逼我跟罪恶贪官拼死决战到底!

    三、张满(原西街村党支部书记)霸产霸道,图财害命,制造三起连环大冤案,谋杀救命恩人我的英雄父母。1980年后隐匿、销毁3件宽城县委对我家平反落实政策的批复决定,霸占了我家所有的土地房产,县国土局纵恶作恶。

    1982年张满霸占我家自留地并侵占防洪大渠违法违规,无任何证件三次施工建筑二层楼,楼体第8间和第16间侵占防洪大渠。张满家供暖管道设在防洪渠内,堵塞泄洪渠。2010年无证建6间平房侵占防洪渠和村中官道3米。

    在2003年以后,县国土局项志国为张满从县建设局胡振江手骗批3件建设许可证(有张满老宅翻建扩建、长子张玉华二层楼、三子张玉文4间平房)这3件建设许可证不仅侵占我家自留地,还将蒋少芳的特批宅基地和自家大排水道全划在张满老宅之内,而使老宅土地使用证面积0.3亩变成2亩多(其中还有侵占南沟河流故道和私买张宝善自留地)。最重大的渎职违法行为是项志国把为张满伪造的土地使用证和1986年的老证全部从档案中撤除(西街村档案、宽城镇土管所档案、宽城县国土局档案)而且干扰宽城县法院3个行政胜诉案件的执行,即撤销张玉华二层楼、张玉文4间平房的建设许可证,拆除违法违规建筑及县建设局行政不作为案的依法执行。因此,必须严惩项志国、王继全、任玉成等乱造滥发宅基地土地使用证及非法倒卖南沟河流故道,及窃盗国土资源局档案的违法行为。应依张满老宅无土地使用证论处,按0.3亩宅基地,其余归属被侵占受害人的土地,这是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71条和62条。

    四、我家2.25亩口粮田和自留地,1989年春被恶霸村官于海祥霸占,2009年春我依法收回种植玉米,8月16日又被村长李希亮霸占非法倒卖非法滥建。县国土局三局长包庇恶霸,抢占民田,纵恶作恶,欺害人民。

   

   

   

   

   

   

    来源法制中国网:http: //www .lawgov .cn/2017/fz_0409/2926.html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