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秦会馆

爆料、咨询:18909006163
广告、合作:13990030637
查看: 358 | 回复: 5

[天下杂烩] 晋国世子申生

[复制链接]

1610

主题

1万

帖子

54

听众

盐商会理事

白袍巫师

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40012
威望
886 点
铜板
20901 枚
西秦金币
0 个
鲜花
11 朵
鸡蛋
5 个

在线时间
5042 小时
注册时间
2001-1-25
发表于 2017-11-15 13:43: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wushuk 于 2017-11-15 14:29 编辑

      申生(?―公元前656年),姬姓,名申生,晋献公与夫人齐姜所生之子,春秋时期晋国世子。齐姜死后,晋献公在众妾之中提拔自己喜欢的骊姬为夫人,并生下儿子奚齐。骊姬为使其子奚齐成为继承人,随后开始诋毁申生。公元前656年,最终在骊姬的多次阴谋陷害之下,申生在新城曲沃自缢而死。

       晋惠公元年(鲁僖公十年,公元前650年),申生异母弟晋惠公按礼仪重新安葬申生。同年秋天,替申生生前驾车的狐突来到曲沃,遇见申生的鬼魂,申生登上狐突的车子并对他说:“公子夷吾无礼,我已经请求上帝并且得到同意,准备把晋国给予秦国,秦国将会祭祀我。”狐突回答说:“臣听说,神明不享受别的宗族的祭品,百姓也不祭祀别的宗族,您的祭祀恐怕会断绝吧?而且百姓有什么罪?处罚不当而祭祀断绝,请您考虑一下!”申生说:“好吧,我要再一次向上帝请求。七天(一作十天)后,曲沃西边将有巫者显现我的神灵。”狐突答应后,申生瞬间消失。狐突按时前往曲沃,见到巫者。巫者告诉他说:“上帝答应惩罚罪人,他将在韩原大败。”于是就有童谣唱道:“恭世子改葬,后十四年晋国不盛昌,盛昌要等他的兄长。” 晋惠公重新安葬申生十四年后,晋国果然在韩原之战兵败,此后晋国不再昌盛。一直等到申生另一异母弟晋文公即位后,才使晋国国力逐渐昌盛。

1610

主题

1万

帖子

54

听众

盐商会理事

白袍巫师

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40012
威望
886 点
铜板
20901 枚
西秦金币
0 个
鲜花
11 朵
鸡蛋
5 个

在线时间
5042 小时
注册时间
2001-1-25
 楼主| 发表于 2017-11-15 13:47: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wushuk 于 2017-11-15 14:28 编辑

       人物生平

       父亲疏远

      申生是晋武公之孙,晋献公之子。当初晋献公娶贾国女子为妻,但贾女未生子嗣。晋献公即位后,便和其父晋武公姬妾齐姜(齐桓公之女)私通,生下儿子申生和女儿穆姬(秦穆公夫人),齐姜很早去世。晋献公后纳娶戎族两名女子为妻,大戎狐姬生下儿子重耳,小戎子生下儿子夷吾。晋献公攻打骊戎时,骊戎人把骊姬献给晋献公,回国后骊姬生下儿子奚齐,骊姬的妹妹生下儿子卓子。  晋献公一共生有八个儿子,其中以太子申生、公子重耳和公子夷吾最贤德。晋献公非常宠爱骊姬,因此渐渐疏远这三个儿子。

      晋献公十一年(鲁庄公二十八年,公元前666年,《史记》作晋献公十一年),骊姬由于受宠,所以想立自己的儿子奚齐为世子,于是贿赂晋献公的男宠梁五和东关嬖五,让他们对晋献公说:“曲沃是君王的宗邑,蒲地和二屈是君王的边疆,不可以没有强大的地方官。宗邑缺乏有力的主管,百姓就不会畏惧;边疆没有有力的主管,就会勾引戎狄侵犯的念头。戎狄有侵犯的念头,百姓就会轻视政令,这是国家的祸患。如果让世子主管曲沃,让公子重耳、公子夷吾主管蒲地和二屈,就可以使百姓畏惧、戎狄害怕,而且可以表彰君王的功绩。”骊姬还让两人一起对晋献公说:“狄人广漠的土地,如果归属晋国,可以在那里开疆辟土。晋国开疆辟土,不也恰当吗?”晋献公听后很高兴,于是产出废黜申生的想法。同年夏天,晋献公说:“曲沃是我先祖宗庙所在的地方,而蒲邑靠近秦国,屈邑靠近翟国,如果不派儿子们镇守那里,我放心不下。”于是派申生住在曲沃,公子重耳住在蒲邑,公子夷吾住在屈邑。别的公子也都住在边境上,只有骊姬之子奚齐和她妹妹的儿子卓子住在都城绛城。 晋国人据此推知世子申生将不会继位。

      统率军队

      晋献公十六年(鲁闵公元年,公元前661年),晋献公扩充军队为二军。晋献公自己统率上军,申生统率下军,赵夙驾御战车,毕万担任护右,相继消灭霍、魏、耿三国。晋军凯旋后,给申生在曲沃筑城,把耿地赐给赵夙,把魏地赐给毕万,并封他们为大夫。 士蔿对申生说:“世子您不能立为国君。分给您先君的都城,封给您卿的爵位,预先把您推到人臣的最高地位,怎能继位呢!不如逃走,免得大祸临头。效仿吴太伯的作法,不是很好吗?这样还能博得谦让的美名。”申生不听从。

      晋献公十七年(鲁闵公二年,公元前660年),晋献公派遣申生攻打东山的皋落氏。晋国大臣里克向晋献公进谏说:“世子是奉事宗庙祭祀、社稷大祭和早晚照看国君饮食的人,所以叫做冢子。国君外出就守护国家,如果有别人守护就跟随国君。跟随在外叫做抚军,守护在内叫做监国,这是古代的制度。说到带兵一事,对各种策略作出决断,对军队发号施令,这是国君和正卿所应该策划的,不是世子份内的事情。率军的要领在于令行禁止,世子领兵,如果遇事都要请示就失去威严,擅自发令而不请示又是不孝,所以国君的继承人不能带领军队。国君失去任命职官的准则,太子统率军队也没有威严,何必如此呢?而且下臣听说皋落氏准备出兵迎战,君王还是不要让世子去为好。”晋献公说:“我有好几个儿子,还不知道立谁为嗣君呢!”里克不回答便退出去,前往进见申生。申生说:“我恐怕要被废掉吗?”里克回答说:“命令您在曲沃治理百姓,教导您熟悉军事,害怕的是不能完成任务,为什么会废立呢?而且做儿子的应该害怕不孝,不应该害怕不能立为嗣君。修养自己而不要去责备别人,就可以免于祸难。”于是申生率领军队,晋献公让他穿上左右各异的偏衣,佩带上金玦。里克推说有病,没有跟随申生。申生于是前往讨伐东山皋落氏。

      晋献公私下对骊姬说:“我想废黜世子,让奚齐当世子。”骊姬哭着说:“世子册立,诸侯都已知道,而且他数次领兵,百姓都拥护他,怎么能因我这贱人的原因而废掉嫡子改立庶子?您一定要那样,我就去自杀。”骊姬是表面佯装称誉申生,暗地里却让人诽谤申生,想立自己的儿子奚齐。

      陷害自杀

      晋献公二十一年(鲁僖公四年,公元前656年),骊姬打算立奚齐为世子,于是和中大夫定下计谋。骊姬对申生说,晋献公曾梦见他的母亲齐姜,让他速去曲沃祭祀一番,回来后把祭祀用的胙肉献给晋献公。申生于是到曲沃祭祀母亲齐姜,并将胙肉带回来给晋献公吃。恰好当时晋献公外出打猎,骊姬将胙肉放在宫中,并暗中派人在胙肉中下毒。两天(一作六天)后,晋献公打猎回来,厨师将胙肉奉给晋献公,晋献公要吃胙肉。骊姬从旁边阻止晋献公说:“胙肉来自远方,应试试它。”便把胙肉给狗吃,狗死了;给宫中宦官吃,宦官也死了。骊姬哭着说:“世子为何这般残忍呀!连他父亲都想杀害去接替他,更何况其他人呢?再说父君年老,是早晚要死的人,竟迫不及待而想谋害他!”骊姬接着对晋献公说:“世子这样做,不过是因为我和奚齐的缘故。我希望让我母子俩躲到别国去,或者早点自杀,不要白白让母子俩遭到世子的糟踏。早先您想废他,我还反对您;到如今,我才知道在这件事上是大错特错。”申生听说这消息,逃奔到新城曲沃。晋献公大怒,就杀死申生的老师杜原款。有人对申生说:“放**的是骊姬,世子您如果声辩,国君是必定能弄清楚。”申生说:“我父君年老,如果没有骊姬,就会睡眠不安,饮食不甘。我如果声辩,骊姬必定有罪。国君年老,骊姬有罪会使国君不高兴,我也会忧郁不乐的。”还有人对申生说:“那您可以逃到其他国家去。”申生说:“国君还没有查清我的罪过,带着杀父的恶名逃奔,谁会接纳我?我自杀算了。”十二月二十七日,申生在新城曲沃上吊自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8

主题

1588

帖子

9

听众

天车操作工

习酒浓香型、酱香型高中低端总代理。

Rank: 6Rank: 6

积分
3453
威望
1 点
铜板
1650 枚
西秦金币
0 个
鲜花
22 朵
鸡蛋
0 个

在线时间
351 小时
注册时间
2012-12-27
发表于 2017-11-15 14:01:54 | 显示全部楼层
习酒(浓香型、酱香型)全系列,自贡地区总代理。
浓香型    1)习水大曲系列:老牌习水大曲   经典习水大曲        2)习水特曲系列:特3 、特6
酱香型    1)金质系列:金质习酒       金典习酒
                2)窖藏系列:  习酒窖藏1988        习酒窖藏1998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10

主题

1万

帖子

54

听众

盐商会理事

白袍巫师

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40012
威望
886 点
铜板
20901 枚
西秦金币
0 个
鲜花
11 朵
鸡蛋
5 个

在线时间
5042 小时
注册时间
2001-1-25
 楼主| 发表于 2017-11-15 14:09:3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10

主题

1万

帖子

54

听众

盐商会理事

白袍巫师

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40012
威望
886 点
铜板
20901 枚
西秦金币
0 个
鲜花
11 朵
鸡蛋
5 个

在线时间
5042 小时
注册时间
2001-1-25
 楼主| 发表于 2017-11-15 14:11: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wushuk 于 2017-11-15 14:35 编辑

      申生的悲剧

       骊姬对未来晋国最高权力的继承发出了冲击,并成功地将世子申生、公子重耳、公子夷吾调离了晋国的最高权力中心。在后来的两年里,晋国先后灭了耿、魏、霍三个小国,晋国逐渐壮大为一流诸侯。晋国的军队也从原来的一军分为两军,由晋献公直接掌管上军,申生掌管下军。申生由于军功卓著而位列于卿,威望和政治境遇表面上正逐步提高,然而晋国的司空士蒍却敏锐地察觉到了世子当前正遇到前所未有的危机。士蒍对世子说:“世子不得立矣,分之都城而位以卿,先位之极,又焉得立。不如逃之,无使罪至。”他提出世子被分之都城,位列以卿,地位已经到了极点,将有被废掉的危险,他建议世子赶快逃走,像吴太伯一样放弃君位,只要自己心底纯洁,天下到处都是家,如果老天垂怜,或许今后还可以回国即位。可惜的是,申生并没有采纳士蒍的意见,而是继续留在晋国做他的忠臣孝子,他卓著的军功让一心想除掉他的骊姬又恨又妒,骊姬很快又找到他的情人优人施开始了下一步计划。
       优人施建议第二步让骊姬在晋献公面前中伤兄弟三人,当然,如果一下子就将兄弟三人都定为目标,势必激起兄弟间的精诚合作。于是,优人施建议首先对世子申生下手,申生如果被打倒,世子之位空出,奚齐就可以顺利继任太子,而且申生是君子,为人仁慈好洁,不想得罪别人,只会委屈自己。等世子一倒,自然可以顺势将其他两位公子驱逐出境。
       一天夜里,骊姬在晋献公面前突然泪水连连,献公不知所措,忙问缘由,骊姬支吾了半天,才抽泣着说:“妾怕今后再也不能侍奉主公了。听闻申生外表仁慈,内心冷酷,他在曲沃对百姓大施恩惠,百姓对他也很忠诚,这是大有深意的。申生还常对人说主公已被妾所迷,将来必使晋国大乱。夫君不如将妾处死,以成全世子,使国家免受战乱之苦。”晋献公虽然对儿子已经疏远,但对于申生的为人,他还是不大相信会发生这种事,便说:“寡人看你多虑了,申生对百姓仁慈,又怎会对父亲不忠不孝?”骊姬见晋献公不信,转口说:“其实妾也不信,不过妾听说掌国者的仁慈与百姓的仁慈不同,百姓以亲亲友爱为仁慈,掌国者却以有利于邦国为仁慈。周幽王不杀太子宜臼,将他流亡到申国,申侯却召来犬戎兵马,在骊山杀死周幽王,使太子宜臼顺利继位,太子宜臼就是东周始祖周平王,如今又谁能说周平王不忠不孝呢?”听到这里,晋献公顿时感到浑身寒意,他的祖先曲沃桓叔就是靠施恩百姓最终取代了晋国,而他也是为了社稷稳定,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兄弟和同宗,试想小时候,何曾想到过自己会走到今天这一步。于是他披衣坐起,说:“夫人说的极是,你看寡人该怎么办?”骊姬故意激他说:“您不如将君位让给申生,让他心满意足,这样或许会放过我们。”晋献公愤怒地说:“我以威武二字成为一国诸侯,若国家从我手中断送,不能称武,若不能战胜儿子,不能称威。失去威武,受制于人,即使苟延性命,却与死无异。”骊姬听完心中大喜,她明白,晋献公已被她说动,世子废立之事已成功一半。她仍不动声色地说:“现在晋国周边有东山国不听话,您何不让世子带兵剿灭,如果失败,便有现成罪名,如果侥幸胜了,他必骄傲自满,那时再杀他,大臣也没有话说了。”晋献公听了连连点头称是。
       第二天早朝,晋献公便发出命令,让世子申生攻打东山。世子的少师傅里克出面劝谏:“世子是国家储君,地位非常重要,其职责就是侍奉主公膳食。我们让世子出去已是不该,怎能还让他亲自领兵作战。”晋献公反驳说:“世子也不是第一次领兵打仗,况且寡人有八个儿子,谁继位还未确定。”里克碰了钉子,不敢再说,他开始对自己的前途感到渺茫,从那时起,他开始考虑自己的后路,不再想与世子拴在一条船上。另一位大臣狐突见此情形,也知道世子地位岌岌可危,赶紧给世子写了一封信,让世子不要接受君命,赶快远走他乡。申生想,我要是违抗君命,便是不忠,弃父亲于不顾,便是不孝。我申生岂能做不忠不孝之人,如果能侥幸死在战场也可落个忠义之名。也许他此时对父亲还有一丝幻想,希望通过自己努力,最终得到父亲的认可,但他不明白,正因他的称职,才让他的父亲感到不安,这正是申生的悲剧所在。在战场上,申生身先士卒,奋勇杀敌,他的不畏生死感动了手下的将领,大家同仇敌忾,大胜而归。申生战胜的消息让骊姬心理更加添堵,加快了她的计划。
       晋献公通过一系列战争之后,扩张了大片领土,此时的晋国已经发展为像齐、楚一样强大的诸侯。然而,晋国的权力斗争也变得更加白热化。优人施建议骊姬拉拢荀息,让荀息做公子奚齐和公子卓子的师傅,卓子就是骊姬妹妹少姬的儿子。晚上,骊姬便对晋献公说起此事,献公欣然应允。就这样,骊姬的阵营逐渐壮大,她认为取代申生的时机已经成熟,但害怕里克从中作梗,便让优人施劝说里克离开太子,若里克也能加入自己,那自己将胜券在握,若不能,让他保持中立也比站在申生一边要强。
       优人施奉命,带着酒菜来到里克家里。席间,优人施唱了一曲《暇豫》,大意是比喻有的人母亲是国君夫人,将来也会继承君位,这就是根深叶茂的大树;有的人母亲去世,又受到别人排挤,这就是木摇叶落无鸟栖息的枯枝。唱完,便告辞回去。当夜里克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他想,这优人施受宠内宫,绝不会无缘无故唱这首歌,莫不是国君有什么动静。于是,他让自己的心腹将优人施半夜悄悄请来,问道:“今天你唱的歌是不是与曲沃有关,你是听到什么风声了吗?”优人施低声说:“主公已答应夫人废掉世子,立奚齐。”里克大惊说:“这事难道没有缓和的余地了吗?”优人施说:“夫人受宠您不是不知,荀息大夫受到国君重视也是有目共睹。夫人主内,荀大夫主外,事已成定局,谁能劝主公改变心意?”这时,里克贪生怕死的一面开始暴露,他不想失去现有地位,之前他早已有了离开申生集团的打算,这次他终于下定决心保全自己,但他也明白,骊姬母子此举将来必失人心,断不能加入他们,于是便说:“听从君命而杀世子,我不忍,辅助世子对抗君王,我不能做。我如果保持中立两不相帮,可以免灾吗?”优人施笑道:“当然可以。”后来,里克又请另一位大夫郑父说起此事,郑父说:“你这话无异于火上浇油,骊姬不敢有所动作就是因为忌惮你的实力,你若假装不相信,他们还不敢行动,你可以利用这段时间联络群臣劝主公打消此念,或许可以保住世子。现在你告诉他要中立,已将世子置于孤立的境地,世子马上就会大祸临头了!”里克一听,也后悔当时只顾自己,没有想到这一层,然而事已至此,已无法挽回了。第二天,里克故意从马车上摔下来,然后请假说自己脚受了伤,不上朝了。
       优人施将里克中立的事告诉了骊姬,骊姬心中大喜。当晚,她又装出一副可怜的样子对晋献公说:“世子一走几年,妾心中不安,主公何不将世子召回,只要咱们好好待她,今后他定会照顾好奚齐。”献公允诺,当即让申生回到绛城。申生对自己的危险丝毫没有察觉,反而很感动,以为他已经化解了他们之间的误会,殊不知他们之间根本没有误会,骊姬疯狂想要的就是他今天拥有的地位。
       当晚,骊姬又开始哭诉说:“妾本想好好待申生,谁知申生喝醉对妾无礼,还说祖父死时曾将母亲给了父亲,将来父亲也一定会将自己心爱的女人给我的。说着还想拉我的手,我赶快躲开才避免受辱。”这话晋献公自然不信,骊姬便让晋献公第二天自己去高台观看。第二天,骊姬早早起床,将蜂蜜偷偷涂在头上,然后让侍女将申生请来,一同去后花园赏花。骊姬头上的蜂蜜引来一群蜜蜂围着她转,骊姬便让申生帮她赶走蜜蜂,申生不知是计,便举起长袖为骊姬驱赶蜜蜂。这一切被高台上的晋献公看的清楚,他没看到蜜蜂,认为申生是在调戏自己的爱妃。回宫后,骊姬倒在晋献公怀里大哭,献公气得要杀了自己的儿子,这时,骊姬假惺惺地说:“是妾让他回来的,您若杀了他,大臣一定会说是臣妾陷害,主公饶了他吧。”于是晋献公便命人传话,让世子立即离开绛城,回到曲沃。
        不久后,晋献公正好外出,骊姬写信给申生说,主公梦到你母亲在阴间饥饿,你快去祭奠。申生在曲沃祭奠完后,按照规矩,必须将酒肉分给父亲,于是他便派人将酒肉送到了绛城。此时晋献公还没有回来,骊姬便偷偷在酒肉里下了毒。晋献公回来看到儿子送来的东西,非常感动,正要享受,骊姬说:“外面送来的东西,我们要小心一些。”于是将这些酒肉给狗吃了一点,狗当即倒地死亡,献公大惊,此时骊姬又强迫让一个内侍去吃,不一会,内侍也七窍流血而死。骊姬哭道:“天哪,主公老了,世子就这么迫不及待吗?对父亲都如此狠心,更何况他人。世子这么做定是为了我们母子,不如我替君王死了,好让世子放心。”说完便拿酒杯装着要喝酒,献公赶紧抓住她的手,扶起了她,心中生气,一句话也没说。
       第二天上朝,晋献公便让大臣揭发世子罪行,大家都知道晋献公忌讳太子很久,谁也不敢多说。这时,献公命人带兵捉拿世子,当时大臣狐突正在生病,没有上朝,闻知此讯,他立即写信给世子申生,让他赶快逃走,以后再回国。然而,申生追求道德上的完美再一次将他逼上绝路。此时他虽然明白上了骊姬的当,却已无路可走,并不是他无法出逃,而是他所追求的忠孝双全的道德理念将自己置之于死地。当他的老师杜原款建议他上书诉冤时,他说:“父君老矣,没有骊姬,食不下咽,他一定不会相信我。即使相信,他也一定很伤心。我岂能让父君伤心?”杜原款又提出了逃往国外的建议,申生说:“我以弑父的罪名逃出,谁肯收留我?如果我在国外将实情说出,我和父君必将被诸侯笑话。我听说:仁不恶君,智不重困,勇不逃死。我申生岂能做一个不仁、不智、不勇之人,我死就是了。”当晚,申生来到母亲的庙与母亲诀别。辞别母庙,申生放声大哭,这么多年来,他忍辱负重,委曲求全,希望自己能承当祖宗基业,做一个好儿子、好臣子、好储君,然而,他不明白为什么已经如此努力的自己,却仍不被父亲所容。申生哭完后,上吊自杀了,就这样,文武双全、忠孝两全的世子申生走完了自己悲剧的一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10

主题

1万

帖子

54

听众

盐商会理事

白袍巫师

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40012
威望
886 点
铜板
20901 枚
西秦金币
0 个
鲜花
11 朵
鸡蛋
5 个

在线时间
5042 小时
注册时间
2001-1-25
 楼主| 发表于 2017-11-15 14:23:06 | 显示全部楼层

      《礼记·檀弓上》:

       晋献公将杀其世子申生,公子重耳谓之曰:“子盍言子之志于公乎?”世子曰:“不可。君安骊姬,是我伤公之心也。”曰:“然则盍行乎?”世子曰:“不可。君谓我欲弑君也。天下岂有无父之国哉?吾何行如之?”
       使人辞于狐突曰:“申生有罪,不念伯氏之言也,以至于死。申生不敢爱其死。虽然,吾君老矣,子少,国家多难。伯氏不出而图吾君,伯氏苟出而图吾君,申生受赐而死。”再拜稽首,乃卒。是以为恭世子也。


        译文


        晋献公要杀死他的世子申生,公子重耳对申生说:“你怎么不把心中的委屈向父亲表明呢?”世子说:“不行。君王要有骊姬才舒服,我要是揭发她对我的诬陷,那就太伤老人家的心了。”重耳又说:“既然这样,那么你何不逃走呢?”世子说:“不行。君王认准我要谋害他。天下哪有没有父亲的国家呢?(谁会收留背着弑父罪名的人)我能逃到哪里去呢?”
       于是申生派人去向师傅狐突诀别说:“申生有罪,没有听从您的教导,以至难免一死。申生不敢贪生怕死。然而,我的国君老了,他的爱子奚齐还年幼,国家将会多灾多难。您不出来为国君谋划政事也就罢了,如果您出来为国君筹划政事,申生虽死也蒙受您的恩惠。”于是拜了两拜,叩了头,就自杀了。因此他的谥号为“恭世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