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秦会馆

爆料、咨询:18909006163
广告、合作:13990030637
查看: 312 | 回复: 2

[似水流年] 长篇小说《庶海沉浮》卷一 第二十章

[复制链接]

4

主题

37

帖子

4

听众

Rank: 3

积分
295
威望
4 点
铜板
250 枚
西秦金币
0 个
鲜花
0 朵
鸡蛋
0 个

在线时间
106 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1-8
发表于 2018-6-3 11:58: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长篇小说《庶海沉浮》卷一  第二十章                                                                                                                                                                                  新年初一的早晨,天还没亮,王其惠就起来做汤圆了。她同时叫醒两个孩子:“清源,正本,快点起来,今天的事情还多着呢!”兄弟二人知道,        今年更比往年不同,到处都正高喊着“鼓足干劲,力争上游”的口号。为了争“上游”,社长郑度才早已经有了安排,今年要打破新年初一不动土的禁              忌,初一这天社员仍然要出工,而且干的是把冬水田改成堰塘这样的苦力活。所以,听到母亲叫起床,二人立即穿好衣服下了床。
王其惠看见两个儿子起来了,说:“清源,你快去后面的山坡上挑水,回来吃过早饭,就跟我一起到叶家院子后面去抱塘泥。正本是不出工的,就去小溪河边,给秧田生火。今天正好轮到该我们家管这事。你去把火生了再回来吃饭。”
方正本答应过母亲,就摸黑出了家门,沿着月牙埂下面的那条小路来到小溪河畔。这时,天已放亮,只见河边上雾气腾腾。透过雾气,依稀可以看到这儿的先民沿着山坡建造起来的几级梯田。神泉村的稻田主要就分布在这小溪河畔和东面的石溪河畔。方正本要经过一段田埂才能到达他要去生火的那块秧田。田埂上横七竖八地堆放着各种树枝:有黄荆、马桑的枝条,有桤木树的枝桠,也有柏树和竹子的枝桠。这些枝桠产生于去年秋后的那场“黑水运动”。
按照当地种田的惯例,每年收完稻谷,农民都要从山坡上砍下还保留着绿叶的马桑枝、黄荆枝和桤木枝抛进水田里,以便让这些树叶脱落在水中,为来年水稻的生长提供必要的养分。人们把这一生产环节叫做“泡青”。在“泡青”的时候,田里的水会因树叶腐烂而变成黑色。自去年秋季以来,这种每年都要进行的“泡青”农事活动,被冠上了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做“黑水运动”。开展这一活动的时间已不仅仅局限于秋天,而是延续到了整个冬天。为了扩大战果,或者说是为了营造一种气氛,按照乡里的统一部署,郑度才要求社员们要把所有能下田的不能下田的作物稿秆和各种树枝树叶都抛到冬水田里,务求每一块田里的水都要变成黑色。为此,社员们除了按照常规把可用来“泡青”的黄荆枝、马桑枝、桤木枝、水冬瓜枝抛到田里外,还把本该用来盖房的稻草和用来做柴禾的包谷秆,以及为数不多的南瓜藤、冬瓜蔓都抛到了田里。
进入初冬,马桑枝、黄荆枝早已砍光,桤木树早已枝枯叶落,而“黑水运动”还在继续。乡党委书记马逢时在检查过“黑水运动”的开展情况后,说:“柏树枝桠、竹叶子不也是青的吗?为什么就不能拿来‘泡青’!要敢想敢干!”有了马书记的指示,社员们虽然明知道这些东西是不能肥田的,但也不得不在社里各小组长的带领下,上山砍来柏树枝桠,又在各家竹林里剔下竹的枝叶,统统抛到田里,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说一句反对的话。
这些树枝在冬水田里躺了几个月,在前不久要平整秧田时被打捞上来,便胡乱地堆放在这些田埂上了。
树枝上裹着一层半干不湿的泥土,外面还凝结着一层薄霜。方正本踩在这些树枝和瓜蔓上,踢踢绊绊,一步一滑,走得十分艰难。尽管他走得非常小心,但还是有一根树枝戳进了他右脚上那只鞋子前端张着的那个大口子。他一抬脚,就向前跌了一跤。为不至于摔得太重,他急忙把双手撑在铺在田埂上的树枝上面。他从树枝上爬起来,两手沾满泥土,又冷又痛。他忍着疼痛,拨开几根树枝,从田里浇了点水,洗去手上的泥土。水冰凉刺骨,使他的手变得更冷。他忙在衣服上擦去沾在手上的水,然后伸手摸了摸衣袋里的火柴。发现火柴没因为摔倒而丢失,他放心了。
方正本又小心地向前走过两条田埂,就到了他要去生火的秧田边上。
这是今年才推广的一项育秧新技术。
按照传统的耕作模式,当地农民一般是在清明节前后才播种水稻的,但今年乡里要求必须在立春前后完成水稻的播种工作。为保证播下的稻谷能够发芽,且它的幼芽又不致被霜冻坏,社员们在三九四九天就把准备用来做秧田的田里的水放干,下田扒开表层的稀泥,然后垂直于田埂每隔约一丈远开凿一条一尺多深的沟槽,又在这些沟槽上密密地铺上树干和树枝,再把扒开的稀泥覆盖回去。沟槽靠梯田外侧一端,在田埂上挖有火膛可供生火,靠内侧一端留有烟道,以便排烟。这一切都准备就绪后,他们向田里注入水,平整苗床,撒下稻种,然后安排社员轮流给秧田生火。除夕之夜,是曾三兴负责去给秧田生火的。                                                                                                                                                                                          (未完待续)

4

主题

37

帖子

4

听众

Rank: 3

积分
295
威望
4 点
铜板
250 枚
西秦金币
0 个
鲜花
0 朵
鸡蛋
0 个

在线时间
106 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1-8
 楼主| 发表于 2018-6-10 22:46:13 | 显示全部楼层
(接前文)方正本仔细检查了几个火膛,发现曾三爸昨晚生的火已完全熄灭。由于秧田向下渗水,火膛里湿漉漉的,一点儿热气也没有。他去附近的桤木林里用双手搂了一抱明显有点回潮的干树叶,抱到一个火膛前面,又去旁边的田埂上抱来一抱曾为“黑水运动”做出过重大贡献的树枝,要让它们继续为新式育秧发出自己的光和热。
方正本把几根树枝折断,搭在田埂上的火膛里,再把一大把干树叶塞到树枝下面。他小心地划上一根火柴,伸到干树叶里,试图将它们点着。可是一根火柴燃完了,已烧到了他的手指头,树叶还是没有点着。他只得再划上第二根火柴,第三根火柴……
方正本一连划了十几根火柴,总算是把那点儿树叶点着了。他忙又添加一些树叶进去。树叶终于缓慢地燃烧起来。当他把找来的一抱树叶添加得所剩不多的时候,搭在上面的树枝“哧哧”地冒出火花来,后面的烟道里也升起了一道青烟。他忙又向火膛里添加一些树枝进去。
等到第一个火膛里的树枝燃烧得较旺了,方正本就从其中取出一些已燃着的树枝,移到就近的第二个火膛里,再添加一些树叶进去。这时,移过去的树枝上的明火熄灭了,他只得跪在地上,把头埋进火膛里,用嘴吹了好大一阵,才把那树枝重新吹燃。添加进去的树叶也点着了。他又去抱来一些树枝,折断了再放到火焰上……
方正清起床后就挑了水桶到后山坡上去挑水。
这后山坡上原本是没有泉水的。只因前几年土地和山坡分到了各家各户,许多人家都像曾三兴一样,在自家分得的荒坡荒地上栽上了桤木树和柏树。桤木树长得快,几年下来就基本长成了林,再加上这几年雨水好,后山坡上,原属曾三兴一家所有的一段崖壁的半中间竟然流出一股清泉来。曾三兴就在那半坡上打了一个泉水凼,从此两家人就不必再到月牙埂下去挑水了。
方正清挑了两个半挑水回来,见母亲已经煮好了汤圆。想到今天虽不去水库上工,但还得跟着母亲一起去抱塘泥,他担心迟到,说:“妈,我们先吃吧,过会儿赶不上了。”王其惠见方正本去给秧田生火还没回来,说:“再等一下吧,等你弟弟回来了再吃。”他们等了一阵,仍不见方正本的影子。这时,从横山子的方向传来了催促他们出工的钟声。王其惠没好气地说:“真是的,大过年的,也像催命一样!”只好各自盛了一碗汤圆吃了。
他们吃过汤圆,碗也没来得及洗,就三步并作两步,向叶家院子后面赶去。
方正本在秧田边忙碌了大半天,才把六个火膛里的火生起来。这时的他,已是满脸尘灰,如同一个刚从烟囱里爬出来的人一样。他又回过头去查看了一遍,发现先前生上火的那些火膛里的树枝已经燃尽。他又给这些火膛里添加上一些树枝,然后蹲到田边上,在田里洗掉手上的泥土,又用双手捧了一捧冰凉的水浇在脸上,洗去脸上的烟尘,才缓步离开田埂,拖着疲乏的双腿往回走。
还在家中养伤的方信文看到方正本回来,说:“你妈和你哥哥都出工去了。你的汤圆还留在锅里呢。”方正本已经饿极了,他直奔灶台跟前,揭开锅盖一看,还有整十个汤圆留在锅里,便拿碗盛了五个汤圆,迫不及待地用筷子夹了半个送进嘴里。这时,他才发现汤圆其实早就冷硬了。想起母亲曾多次说过,吃了冷汤圆是不易消化的,他又把碗里的汤圆倒进锅内,生火热了一下,才把十个汤圆狼吞虎咽地吃进了肚子。
王其惠和方正清赶到叶家院子后面,见来这里抱塘泥的社员已经开始干活了。
这里原本是一块水田,因为要修堰塘,田里的水刚刚放掉。来这儿抱塘泥的社员,个个都高高地挽着裤管,站在一尺多深的淤泥里。他们每两人相距约1米远,在田里排成了七八个横排,从田中间一直延伸到外面的田埂上。他们同时把袖子也挽到了胳膊上,正准备用自己的双手接过从前面传过来的烂泥团,再把它传往后面。
王其惠看到陈理英的后面还有一个位置,就脱去脚上的鞋袜,挽起自己的袖子和裤管儿,打算站到她的后面。她刚把脚踩进田里,烂泥立即没过了她的双膝。那感觉,就像是把刚从红彤彤的炉火里掏出来的一根烧得炽热发白的钢棒,一下子插入了冰水中一样。她感到一阵刺骨的疼痛,但看见人们都是这么着,也不敢叫苦,还是艰难地从烂泥里拔出自己的双腿,一步步向前走去。方正清跟着也下了田。他站在了母亲的后面。
站在这一排头里的是曾三兴和应敬中。等到后面都排好了,他们就弯下腰去,把自己的双手深深插进淤泥里,先后从田里挖起一大团稀泥团,递给后面的人。后面的人迅速将稀泥团传递到下一个人的手里。稀泥团传到了陈理英的手里,她弯着腰,长伸着手,想尽可能地把稀泥团递得远些,好让王其惠少费些力气。王其惠接过泥团,也学着陈理英的样子,传递到方正清的手中。
郑度才穿得整整齐齐,像一个监工头儿一样,在田埂上走来走去,监管着在田里干活的每一个社员。
(未完待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37

帖子

4

听众

Rank: 3

积分
295
威望
4 点
铜板
250 枚
西秦金币
0 个
鲜花
0 朵
鸡蛋
0 个

在线时间
106 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1-8
 楼主| 发表于 2018-6-17 22:39:26 | 显示全部楼层
(接前文)社员们冒着严寒,站在冰冷刺骨的烂泥里,把一团团稀泥从田里搬到田外。因为是全社的社员集中劳动,彼此之间不是很熟悉,加上大年初一的就被叫来干这种脏活,大家的心情都很不好,所以很少有人说话。虽是上百人在一起干活儿,但场面并不热闹,只有王其惠和陈理英小声谈论了几句早晨吃汤圆的事。
王其惠问:“表嫂,你们今天早上吃的是啥?”陈理英说:“我们吃的是汤圆。”王其惠说:“我们家也是吃汤圆。”陈理英又问:“你是做的什么芯子呢?”王其惠说:“是用红糖和花生做的芯子。”陈理英说:“我是用芝麻做的芯子。”王其惠说:“芝麻芯子倒是要好些,但我们家没有芝麻!”
不知是因为干了一阵活儿,身上变得暖和了,还是因为手脚已经完全变得麻木,她们这时已不再感到寒冷。
郑度才在田埂上不时喊话,说:“大家拿出点儿干劲来!动作快一点!”在他的再三催促下,传稀泥团的速度确实加快了。王其惠因为劳力不好,一团稀泥从她的手里滑落下去,打在面前的淤泥上。淤泥飞溅起来,溅了她一身一脸。她正想弯腰把滑落下去的稀泥团再抱起来,早听到陈理英喊:“快,又来了!别管它!”她只得赶紧去接陈理英手里的泥团。
方正清因为人小手小,力气不加,从母亲手里接过来的稀泥团也不时滑落到田里。
随着时间的推移,母子二人面前积下的稀泥团越来越多。
大约到半晌午的时候,全体社员都有些感到乏了。郑度才看到抱稀泥团的速度明显地放缓下来,有点担心自己娇小的妻子和年迈的父亲可能吃不消,总算发出了“歇气”的指令。听到喊“歇气”了,社员们各自离开自己所在的位置,准备到附近的田里洗手,再到田埂上去坐上一会儿。不料,郑度才却在后面补上一句:“不过,面前有滑落了泥团的,各人要把自己滑落了的泥团抱完了才能歇!”听到这话,王其惠和方正清的心凉了,他们刚在田里挪动了几步,又不得不回到原来的位置。因为这时候后面没人接手,他们只能像燕子衔泥一样,抱起滑落了的泥团,一趟又一趟地走向田埂,但这实际上要比用“传递”的方法多消耗好几倍的体力。
母子二人还没把先前积下来的稀泥团抱完,郑度才又喊动工了。他们只能带着疲乏接着干。
因为是阴天,看不见太阳,不知时辰,直到人们觉得饿极了,才有人喊:“是什么时候喽!早上吃的那几坨汤圆像是早就梭下去了!”接着就有几处响应:“当真这肚子像是早就饿了,怕是中午了吧!”经大家这么一说,郑度才也觉得自己饿了,这才说:“收工回家吃饭!下午大家早点来!”社员们立即一哄而散,纷纷去附近的田里洗手回家。
王其惠和方正清没敢走。在郑度才的监督下,母子二人又清理完滑落在面前的稀泥团,才得以离开。这时,他们浑身上下都糊满了稀泥。如果不是看得见他们还有两只眼珠子在转动,完全会认为那就是两尊泥的雕塑。
王其惠同儿子一起,到附近的田里洗掉脸上、手上和腿上的稀泥,拖着几乎僵直的两条腿慢慢回到家中。方信文问:“我看人家曾三兴和张春香都回来多久了,你们怎么才回来?”方正清说:“因为我和妈的面前都滑落了不少泥团,郑度才要我们清理完了才能走。”方信文说:“哦,原来是是这样。看到你们一直没回来,我还是忍着痛去做了饭。回来了就吃吧,过会儿又动工了。”王其惠一边吃饭一边说:“没想到这新年初一,就把人搞得这样累,真叫人受不了!”
母子二人吃完饭,没等听到钟声,就缓步向上工的地方走去。他们在半路碰上了陈理英。她同王其惠打过招呼后说:“表嫂,上午我算是看明白了,你跟清源其实不该站在一个地方的。你们母子俩的劳力都不好,泥团传到你们那儿,自然容易滑落。两个人的集中在一起,看上去就打眼。下午,你和清源最好是分开,去跟那些劳力好的站在一起。这样就容易带过去了。”
按照陈理英的指点,王其惠和方正清下午没有再站到一起,她是站到了左朝江的后面,方正清则站到了孟安宁的后面。这样下来,果然要好得多。
晚上收工时,王其惠正好跟向明英走到了一起。她满腹牢骚地说:“不知道是发什么疯,过一场年都过得不安宁!大年初一的就叫抱塘泥,一年下来不知要抱多少!”向明英对社里这种做法也是一肚子的不满,说:“你看嘛,才大年初一的就这么折腾,这一年下来还不知道要闹出多少花脚乌龟来呢!”
(本章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