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秦会馆

爆料、咨询:18909006163
广告、合作:13990030637
查看: 9188 | 回复: 75

[自贡乡土文化] 《黄桷树》第一部《读书娃(儿)》

[复制链接]

15

主题

269

帖子

12

听众

Rank: 5Rank: 5Rank: 5

积分
1515
威望
6 点
铜板
971 枚
西秦金币
0 个
鲜花
0 朵
鸡蛋
0 个

在线时间
1270 小时
注册时间
2002-9-10
发表于 2017-6-4 10:59: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野渡横舟 于 2017-8-5 08:00 编辑

打个闹台
      黄桷树又名黄葛树、大叶榕、黄桷榕,为桑科。黄桷树属高大落叶乔木,其茎干粗壮,树形奇特,悬根露爪,蜿蜒交错,古态盎然。枝杈密集,大枝横伸,小枝斜出虬曲。树叶茂密,叶片油绿光亮。它寿命很长,百年以上大树比比皆是。黄桷树原产我国华南和西南地区,尤以重庆、四川、湖北等地最多。它喜光,耐旱,耐瘠薄,有气生根,适应能力特别强。
  小的时候,我们这里黄桷树很多,在悬崖峭壁上,山坡土坎中,甚至是房顶断墙里,到处都可以看见它的身影。不管是在白花开放、幽香暗送的春天,还是在骄阳似火、暴雨雷鸣的夏季,也不管是在黄花漫漫、清凉爽快的秋日,还是在白雪皑皑、寒风刺骨的冬辰,它都以高大挺立的身影映入人们的眼帘。它索求不多,不慕荣华,不惧艰难,始终保持自己坚忍不拔的品性。这种品行就像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父老乡亲。我敬重黄桷树。
      故我以树为名,以底层生活为题,以方言为器,写成小说《黄桷树》,今天献给大家。望各位乡邻、读者多提宝贵意见。
     《黄桷树》所发生的故事在自贡,不过除了一些地名真实存在外,所有故事都是胡乱编写的。特此申明,请勿对号入座。读者不可不查。
      在小说黄桷树正式展开之前,写上这段文字,算是给大家打个闹台(过去唱戏在开戏前,锣鼓儿要莽实地整几分钟,告诉观众戏马上开始了。称为打闹台。)。不着急,马上就干起花儿开(热热闹闹地干起来)。

15

主题

269

帖子

12

听众

Rank: 5Rank: 5Rank: 5

积分
1515
威望
6 点
铜板
971 枚
西秦金币
0 个
鲜花
0 朵
鸡蛋
0 个

在线时间
1270 小时
注册时间
2002-9-10
 楼主| 发表于 2017-6-4 11:12: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野渡横舟 于 2017-8-5 07:59 编辑

(一)世外桃源
       川南有个小镇叫响石镇,响石镇东不远有个村子叫鸭儿凼,鸭儿凼村有个小地方叫黄桷湾。黄桷湾位于笔架山的半山腰,以前有十几户人家。“丙子干丁丑”和后来的“三年自然灾害”,这一带死了不少人。死了人又需要木料做棺材。因此,人们就把没人住的房子拆了,房梁立柱做成棺材安葬死人。一座完整的四合院,现在就剩正屋这一排四五间屋了。屋子后面紧挨着是四五十米高陡峭的岩(方言读ai2)壁,岩壁上长着一颗古老的黄桷树。自古以来,就没人知道这树的年龄,听老辈人讲至少是好几百年了吧。岩壁上面的山巅被密密的灌木覆盖,成了飞禽和走兽的栖息地。晚上常有小鸟咕咕的叫声,野兽们打斗的闷响声。
      从屋子到山下,是一块比较平缓的坡地,面积大约有百十来亩。土质黝黑肥沃,是这一带绝好的良田。每当春夏,杂草和庄稼丰茂的时节,远远望去,黄桷湾前犹如铺上了一大块翠色地地毯。
      山脚下,黄桷溪在这里拐了个弯,溪水自南向北蜿蜒横流而过。水面除洪水季节,一般只有二十几米宽。溪上有一道索桥,溪里长满了各种水草,水色清澈黝黑,常能见到一群群巴掌大的鱼在水面游动。溪两边的树枝上,经常可以看见有数只打鱼雀(翠鸟)停在那里,不时射向水面,在留下一轮轮波痕后,叼着小鱼虾钻进溪边土壁上的泥洞里。
      春天来的时候,附近竹林和山林里就会飞来一大群白鹤(乡下叫白鹤,其实是白鹭),成群结队在溪里和周围的水田里觅食。每当黄昏来临,夕阳停歇在西边的山巅,斜辉洒落溪面,一河金波蜿蜒而去。鹤群会在回家的农人的惊扰中,突然飞起来。往往是一群飞起,会带动起其他的鹤群。这个时候,你就会看到黄桷湾前,数团飘动的“白云”缓缓向后面山林里漫去,最后消失在已经开始升起的晚雾里。夕阳余辉,金波流动,鹤吟弄晚,构成了黄桷湾一副绝妙的天然黄昏图。
      黄桷湾的对面是佛塔山,比笔架山矮些,山势也没有那么险峻。山上的佛塔据说建于宋朝末年。塔身大约有四十多米高,以青砖为主砌成,里面设有梯子,人可以登顶眺望。原来山上有座寺庙,后来破败,现在连断壁残垣的踪迹也找不到了。只有佛塔还依然伫立在那里,孤零零的经受着风刀霜剑的侵蚀。佛塔塔体斑驳,已经看不出本来的色彩,不少野草在上面扎下了根,年复一年的繁衍后代。塔檐下成了小鸟们遮风避雨、谈情说爱和生儿育女的地方。塔顶上长着一颗黄桷树,由于塔身营养不足,所以那树也就成了侏儒,永远都只有那么大。当太阳游逛到黄桷湾斜对面的时候,塔影被拉扯得很长,塔尖的影子正好搁置在笔架山顶的中间,看上去就象一枝毛笔放在那里,笔架山也由此而得名。
      黄桷湾的景致除了“千鹤归林”、“落日休笔”外,还有不常见的“霓虹飞瀑”、“小桥卧雪”。是老天爷对苍生难得的恩赐。
      破四旧那年月,镇上学校的红卫兵发誓不能让红旗插到的地方有任何一点糟粕,要毁掉佛塔。村里老人们听说后,为了保住佛塔,保住一方风水,几个德高望重的老者邀约去找大队管事的干部,提出佛塔年久失修,为了安全,怕不知情的人闯上去出事,建议把塔封掉。大队干部就派人把塔下面两层阶梯用砖堵了。所以现在人们只能站在塔外,透过它那班驳的颜色体味它的沧桑。
      佛塔山和笔架山之间形成了两个豁口,口子不大,黄桷溪就从这两个口子里进出。古时候由于驮运盐巴的需要,官府在这里铺了一条石板路,一直通向川外。按过去老人们所说,进了下游豁口,就算是进山了。
      天然的景致,略带点原始古朴的韵味,两座山相围,两个豁口相隔,黄桷湾就象是落在一个口袋里,这里成了一个相对独立的“世外桃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1766

帖子

9

听众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722
威望
4 点
铜板
4748 枚
西秦金币
0 个
鲜花
20 朵
鸡蛋
0 个

在线时间
4695 小时
注册时间
2013-9-8
发表于 2017-6-4 11:25:3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楼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5

主题

269

帖子

12

听众

Rank: 5Rank: 5Rank: 5

积分
1515
威望
6 点
铜板
971 枚
西秦金币
0 个
鲜花
0 朵
鸡蛋
0 个

在线时间
1270 小时
注册时间
2002-9-10
 楼主| 发表于 2017-6-4 12:25: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野渡横舟 于 2017-8-5 08:02 编辑

(二)街上来了个读书娃
      公元一千九百八十二年底,黄桷湾魏家从自流井街上接来了一个读书娃。
      读书娃叫耿儒辉,十五岁,身高约一米六,双眼皮,长得还算白净,话不多,喜欢见人就笑眯眯的。他是投亲来到舅舅魏大成家的。儒辉几岁的时候,父亲就去世,母亲也一直病嗨嗨(方言。有病的意思)地。因为收入低,病一直得不到很好的治疗,拖了几年终于也就走了。于是,去年底的时候,他在无可奈何中不幸成了孤儿。这对于一个才十五岁的娃儿来说,无疑面临着生存的最大考验。舅舅为了不负姐姐所托,春节的时候把儒辉接到乡下一起生活,居委会每个月给他十五块钱作为救济,这样他暂时有了一个可以继续过日子的地方。
      儒辉到舅舅家后,一直记住母亲临终前说的话,要好好读书,长大后要有本事,做一个真正的男人。
      他每天早上六点钟准时起床,然后,把院子打扫干净,背半个小时的书,把鸡笼里的鸡放出来喂食后,七点钟左右吃饭,然后到离镇上不远的响石镇中学去上学。下午放学回家到吃晚饭大概有两个半小时,主要帮助舅舅舅妈干点一般的农活,要不就上山割草喂兔子。
舅舅家三个女娃,大表姐金秀、二表姐银秀已经辍学回家干活,三表妹灵秀读小学四年纪。儒辉和几个姑娘儿(读:gu1nier1)相处很好。尤其是三表妹,因经常缠着儒辉辅导作业,对儒辉就象亲亲地哥老倌样。
      在舅舅屋头,日子虽然过的有点造孽(贫寒、可怜之意),但他觉得很开心。因为他从小就吃贯了苦,也没觉得有啥难过。一晃就到了春末夏初的时节。
      这天早上,儒辉起床的时候,舅妈已经在灶门间(厨房)涮锅做早饭了,舅舅正在院子里弄一把不太顺手的锄头。天上隐约还可以看见星星儿的影子,看来今天应该是个好天气。他叫了声舅舅,正要去扫院子里的泥土和鸡屎,舅舅马上说:
      “你去看书嘛!今天活路不多,等一哈(下)我来扫”。
      这时灵秀也已经起来了,她蹙眉蹙眼地,要儒辉帮她看着书她要背诵课文,说老师今天要抽查。儒辉只好放下扫把,把鸡捉出笼子围起来,在箩筐里抓上几把发霉的谷子倒到鸡群里,然后就去帮灵秀背课文去了。
      灵秀只有十岁,平时老爱在儒辉面前撒娇,背课文的时候,她端张凳子挨着儒辉坐下,就把背靠在儒辉手杆上,头靠在儒辉的肩头,眼睛望着天,跟拉(拉即方言他)和尚念经样快速地读着,看情形这姑娘儿已经背得滚瓜烂熟。
       儒辉草草地翻看了一下昨天老师布置需要预习的内容,然后把新教英语单词默写了一遍。舅妈已经把饭作好了,他迅速的喝了两碗稀饭,拿了一个烙麦巴,赶快背上书包,提上蒸饭用的瓦盅就走了。
      从家里到响石镇中学大概有近四公里路程。都是山路,途中需要翻两个山坳,下雨天很难走,平时一般有五十分钟时间就够了。灵秀和儒辉上学有一小段同路,灵秀边走边和一个在路上遇到的同学一起打闹。路上有个小水凼被一脚踩上,两个女娃儿脸上都溅了几点泥浆。于是,就互相取笑对方是麻子。笑着笑着就一起念起了童谣:
      “大麻子麻,二麻子麻,三麻子上街买沱茶,四麻子挑水摔(念zhuai1)扑趴,五麻子死,六麻子上街买方子(棺材),七麻子抬,八麻子埋,九麻子伤心哭起来,十麻子问他哭啥子?五麻子死了划不来。”
       儒辉一边走着,一边和遇到出早工的山民打招呼。儒挥才来几个月,大多数人已经熟悉,还有一部分乡民不认识。认识的就叫一声某某叔叔娘娘(niang1niang1。娘娘在自贡方言中对比自己高一辈女人的称呼。也指没结婚的年轻姑娘儿)或大爷婆婆,不认识的就冲人笑笑,算是打个招呼。不过乡民们都认识他。自从他来没几天,差不多人见到他都知道他是魏幺爷的外侄,街上来的读书娃儿。由于他对人有礼貌、勤快,读书又肯攒劲(努力),乡民们很快就喜欢和接纳了他。
      儒辉穿过一片小竹林,一个穿着薄薄白毛衣的女娃马上向他招手,于是他赶紧往前跑了几步。
      小女娃名叫李慧卿,和儒辉同岁。慧卿身材修长,皮肤白皙,瓜子脸,眼睛又大又亮,鼻子长而圆润,口皮(嘴唇)薄薄的,留一头过肩的头发,声音清脆,是个多乖地女娃。她父母在新疆工作,因为环境艰苦,只好在两三年前就把慧卿放在老家读书。两家相隔不到一公里,由于早春天亮比较晚,沿途又是山路,慧卿在前些日子就开始每天和儒辉一同上学。
      慧卿和儒辉以前并不认识。开学那天,老师把儒辉介绍给大家的时候,才知道原来他们是同一村同组的人。开始她以为老师介绍错了,心里充满了疑问和好奇。后来老师问大家,谁愿意和儒辉一起坐的时候,由于同桌的梁红英嘴巴跟拉铁棱角儿(指爱说话)样,慧卿烦眼儿她,所以就毫不犹豫地主动请求和儒辉同桌。那哈儿(那个时候)初中男女是分开坐的,这样一来,要是儒辉答应了,他们就成了男女同桌的同学。当时儒辉很迟疑,老师见没有主动提出与他同坐的其他同学,就把梁红英调走,就直接领他来到慧卿身边坐下。
      开始两天俩人显得很拘谨,基本不说话。慧卿下课就和别的女同学去操场坝打毽儿(踢毽子)或者跳橡筋绳。儒辉则多数情况下坐在位子上不动,或看书或爬在桌上假睡。虽然同路,上学放学也是各走各的。后来慢慢熟悉以后,两个人也只是偶尔说两句话。
      两个人为好朋友是从慧卿被狗追开始的。一次回家的路上,路边有户人家,养了条半大的狗,龟儿以前也没对人凶过。那天下午不晓得吃拐(吃错之意)了啥子药,突然从家里蹿出来扑向慧卿。那丫头吓得惊叫唤,儒辉在后面紧跑几步,一脚就把那条雄叫叫地土狗请回堂屋去,“哐哐啷啷”叫了很几声才趴在地上。至今没明白自己尽忠职守,咋子会落得个痛彻心肺的下场。
      儒辉护着慧卿离去。
      后来连着好几天,不管是上学或回家,到了这个地方,儒辉都会悄悄的跑到前面去,站在院子边,眼睛直视狗儿,让慧卿过去后自己再走。儒辉的呵护让慧卿很感动,渐渐地,慧卿开始和儒辉话多了起来。第一次语文和数学考试后,老师公布成绩,儒辉居然两科都是第一名,慧卿则考了一个第三名、一个第四名。儒辉出色的成绩和平时沉默寡言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引起了老师和同学的刮目相看,老师指名儒辉做班长,慧卿为学习委员,班上好多杂事老师都交给他们俩去完成。因此,俩人经常一起商量事情,关系很快就好得拉妈背时(很好)。有时,中午拿饭人多拥挤,儒辉会不言不语地把饭盒送到慧卿手里,慧卿也会把从家里带来的好吃的菜分一些给儒辉。两个人成了好朋友,自然而然地就成了同路人。
      慧卿对今天穿的白毛衣非常满意,她一边走一边问:“我穿这身衣服好看吗?”
      儒辉心头觉得很好看,但不好意思当面称赞:“我……我也搞不抻抖(搞不清楚)。”
     “傻(方言读ha4)儿!好不好自己都不晓得嗦?”慧卿不满意地小声嘀咕,同时回头白了一眼。
      今天这姑娘儿心情太好,走了几步忍不住又说话:“我的衣服是昨天我妈从新疆克拉玛依给寄来的。对了,我要告诉你一件大喜事,我小舅大概七八月份要结婚了。我妈说争取回来一趟,不过,现在还定不了。那个时候我们已经放暑假了,可以趁机疯几天,到时候你不许不来哈!哎…...好想马上就到哦!哎!你咋子不说话哟?”
       儒辉傻傻地笑了笑:“我在听你说的嘛!”
      “你呀!平时就不爱说话,有啥子事不要老是搁在心头。你知道班上同学都咋子说你吗?说你是城里来的,成绩好又是老师爱了的,瞧不起人家。其实,我知道你不是这样的。”
      “九月,你看上面岩壁上有好多红熟的薅秧泡。”九月是慧卿的小名。响石镇这一带山里,生长着一种草本植物,茎呈藤状,上多刺,叶椭圆边曲,多长于岩壁上,煎水喝可治感冒,果实在每年春末夏初的时候成熟,通体红亮,味道酸甜,小娃儿爱吃得很。因为这个时候,正是乡下薅秧子(稻秧)的时候,所以,乡下人都叫它薅秧泡。
      “啊!真的,好大一笼哦!”
      “想吃吗?我给你去摘。”
      “哎!算了,啷高的,要摘也不容易,别摔斗了。再说耽误时间要是迟到了咋子办?今天第一节课是语文,温老师冒了火是要揍人的哟!要不下午回来摘嘛!”
      “没得事,我两分钟就摘到了。来,你把书包给我拿好,你走你的,我摘到了,马上来追你。”
      儒辉说完,也不管慧卿同不同意,把书包塞到她手中就往上面爬,幸好岩壁虽然陡,但攀沿还算方便,三两下就爬上去了。
      “你小心点哈!”
      “你走嘛!”
      儒辉站稳后,在裤兜里掏出手帕,把摘到的果实放在里面。慧卿在下面不停的提醒他小心点。
      一哈儿(哈儿连读her1。一会儿之意。注:本部小说是用地方方言写成,为了让大家读起来不费力,读音与普通话不一致的地方,我会注音,声调用数码字。),儒辉下到地面,双手送上一大捧红鲜鲜(红艳艳)的薅秧泡。慧卿笑眯眯的接过来,放进书包里,帮他把身上的泥土拍掉,看到他在用指甲弄手指头,关切的问:
      “你手指被刺居(居:尖利的东西刺到,自贡方言叫居,居字很复杂,电脑里没有,只有用同音字代替)到了,痛不?让我看一下!”
      说完拉过儒辉的手,帮他把肉里的刺拔出来,然后又轻轻的用嘴替他吸了几哈。看见慧卿这个样子,儒辉心里觉得好温暖,特别是吸吮指头的时候,他觉得特别的舒服。他的脸突然通红,恰好被慧卿抬头的时候发现,慧卿的脸不禁也跟着红了起来,赶忙放下,轻轻的说:
      “快走,别迟到了。”
      这个时候,太阳已经爬上了对面的山尖,半山腰上,一个戴草帽的男家(男人)挑着担子,远远看去,像是李九斤家的富贵。富贵扯着乡下人特有的大嗓门,边晃悠着边唱起了跑调的闹山歌:
      豌豆花开三月间,
      我手拿锄头来到田边,
      隔壁的二妹妹招招手,
     怕人看见,
     我左看右睃,
     猫腰钻到她的跟前,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5

主题

269

帖子

12

听众

Rank: 5Rank: 5Rank: 5

积分
1515
威望
6 点
铜板
971 枚
西秦金币
0 个
鲜花
0 朵
鸡蛋
0 个

在线时间
1270 小时
注册时间
2002-9-10
 楼主| 发表于 2017-6-5 12:31: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野渡横舟 于 2017-8-5 08:03 编辑

(三)九月的秘密
      上午四节课,前两节是语文课。
      温老师是一个个子不高,身体略胖,五十岁左右的老头。平时喜欢穿兰色的中山服,理一个小平头,长年穿一双布鞋,戴一幅老光眼镜。讲课的时候为了看下面方便,眼镜总是戴在鼻尖上,感觉落垮垮地,老喜欢低头从眼镜上面看人。因此,经常在讲台上神情严肃地将白眼抛给学生。那感觉就象是借了他的米还了他的糠一样。他多年的讲台生涯,练就了一副好身手,要是有学生上课不专心,粉笔头就会准确的落到他头上,吓一大跳。然后他就象没发生什么事一样继续讲课。如果哪节课你要是挨了两次粉笔头,你就当心下课后被修理。温老师讲课的时候,课堂上既严肃又活跃。每节课开始的四分之三的时间一本正经,快下课的时候大家疲了,他就会停下来,给大家讲故事趣闻或者是笑话,要不就是提问。这个时候是大家最开心的时候,学生可以敞起马儿跑,随便说话甚至哄闹,他可以表现出无限制的宽容。因此,学生对他是又喜欢又害怕。
      今天两节课都是讲范仲淹的《岳阳楼记》,前一节课主要是熟悉课文,讲述字词要义,翻译疑难句子,讲授文章脉络,基本上是照本宣科。学生们完全是在比较紧张中度过的。到第二节开始,温老师先介绍范仲淹和滕子京的背景,滕子京当时被贬的经过。温老师是学历史的,对中国历史上的名人和大事几乎滚瓜烂熟,讲课也喜欢不拘泥书本,尽量给学生介绍更多的相关知识。每每这个时候,他显得是特别的和蔼可亲,语言风趣幽默,硬是死人像都逗得笑一样。时不时的他会根据情况设问,或自答,或请学生回答,课堂的气氛一下活跃了起来。
      温老师在经过一番介绍和引经据典的讲解之后,将自己经过反复锤炼修改翻译成白话文的《岳阳楼记》给大家朗诵了一遍,帮助学生进一步理解文义。同时指点学生怎样去玩味和欣赏这篇美文:
       温老师道:“同学们,刚才老师把《岳阳楼记》给大家翻译朗诵了一遍,白话文和文言文是两种语言技巧和意境表达截然不同的文体。翻译的目的只是理解和品味这篇文章的一种辅助手段,译得再好也只能说是接近原文,或多或少都会对原文有所破坏。大家要真正感受它所表达的语言节奏的音乐美和文字勾画的绘画美,以及那隐藏深远,需要反复细品的回味之美,还是要立足于原文。大家下来要反复默诵。对于中间的写景,默诵的同时,脑壳头要根据不断变化的文字,再现出一幅幅文字所描绘的画图。理解这篇文章的要义,在于从大处去把握,细微的地方不要过分去追求,只要大体理解正确就行。否则,容易陷进去,重视了芝麻,反而忽略了西瓜。苏东坡有两句诗,‘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